广州原创音乐交流组

“本兮的死因”如何成为花式狂想曲?

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
  • - -
楼主
  



22岁的本兮“因故离世”,“讣告”瞬间成为社交媒体上的热词。然而,就在一周前,她的微博还在更新着。一句“别闹,听歌”似乎预示着什么,似乎又只是一次内心瞬间的表达,除了她自己,任何人都难以给出答案。


面对一个的人不幸离世,最基本的伦理都要求“逝者为大”,给逝者尊严,也给生者尊严。可是越是强调,越是容易出现强势围观。媒体们早已深谙此道,即便写出来被骂了,只要KPI上去了,好像被骂也是一种荣耀。


毕竟,惊悚冷酷的标题和报道能满足一些人的内心空洞,而这些人的狂想逻辑,却早已被驾驭的不能自己。这时的“做新闻”,更像一笔生意,吃透受众需求,按需生产供给。色情、暴力、极端、恶俗、粗鄙,你喜欢什么,就卖什么。归根到底,还是市场有需求,因为粗劣的新闻,一直有看客。而这些看客的存在,就是每一次无端消费的源头,好像不消费一下明星,都感觉自己没有同在一个世界。


于此,对于英年早逝的本兮而言,“因故离世”的模糊表达,似乎根本满足不了围观者的窥探欲,越是模糊越让私欲变得更强烈。虽然很多人已经吸取了以往的教训,开始变得理性,为了对过世者尊重,尽量不去揣测和流言。可是,与之相对的围观者,继续在人性的恶流里打滚撒欢,姿势之粗鲁,嘴脸之丑陋,只能用下贱去形容。他们除了漫无目的流言和开扒,毫无半点对生命和灵魂的敬畏。


在死亡的证明题里,围观者显示出高超的多变路数。貌似,已经死过很多次,别人的死对围观者而言,只是一次重新来过。鲁迅在《药》里写了吃“人血馒头”的看客。他们的冷血,或许还可以归因于蒙昧。今天很多看客早就不再蒙昧,他们明知而故。抑郁、潜规则,能想到的死亡入口,全都过一遍。就害怕不够精确,闹出笑话,感觉的自己成不了看客中的精英。


想想,再过几天这一年就结束,想想,再过几十年这一辈子就结束。有时候,别看我们讨论别人的离世那么踊跃,可是真轮到自己面对死亡的死后,都可能来不及思考,就如死狗般睡去了。人死如灯灭,典型浪漫主义的描述,可是真正的死亡,并没有那么绚烂,伴随的多半是不详和不安。即便一辈子没做坏事的人,离世之际,相信还是遗憾满满,这或许才是死亡的真实残酷。


所以,多余的揣测就免了吧。放下自己被生活倒逼的焦躁,只心享受平凡带给你的自由,过好下一刻,因为谁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刻还能不能继续狂想。



举报 | 1楼 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