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原创音乐交流组

一个人的地老天荒

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
  • - -
楼主
  


四月的雨,无声无息,入夜而来。

 

一大早,安卓的信息就过来:小傻瓜,醒了吗?今天下雨呢,别忘了带伞,多穿点,别着凉了。

 

顾惜把这几个字看了一遍又一遍,心里溢满了幸福。起身,拉开窗帘,真的下雨了。细细绵绵的春雨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的,地上已经全湿了。

 

 

 

顾惜想起和安卓初初相遇的那个早晨,校园里,林荫道上,也是这样细细绵绵的春雨,也是这样乍暖还寒的春日。那时的顾惜,有整齐的刘海,那时的安卓,有清澈的眼睛,那时的他们,有无数可能的未来。

 

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是为了另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的,这个人,他明明不是你心里喜欢的那一型,却能在一刹那击中你的心,霸道地挤进那个小小的心房,从此占据着,不肯出来。

 

顾惜就是这么不可自控地爱上了安卓。在那样温润的春日里,他们的爱情却像是不期而遇的雷雨,迅猛,让人措手不及。

 

 

 

然而,那年的四月,将是他们在学校的最后一个初春。

 

毕业分离的时刻还是来了。安卓说要去远方拼搏,顾惜自知没办法留住他,却也丢不下一切随他而去。安卓说:“三年,给我三年,三年后我一定回来!”顾惜狠狠点头,三年,只是三年而已,很快会过去的。

 

是的,三年真的很快就会过去。然而,三年过去了,安卓没有回来。三年里,不知道从那一天起,顾惜再也没有了安卓的消息。


  

二十七的生日一过,妈妈便开始张罗着给顾惜介绍男朋友,一个接着一个。顾惜理解妈妈,身边的朋友很多都做妈妈了,最起码也是待嫁闺中了。知道她和安卓事情的朋友,都开始劝她放弃,说,如果一个男人真的爱你,怎么会让你等这么久?如今音讯全无,你还在等什么?

 

顾惜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,只是,心里总是放不下什么。想过很久,顾惜做了个决定,她要去安卓去的那个城市,并不是要去找他,只是想去看看,感受一下那个遥远城市的生活,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吧。

 

于是,辞职,不顾所有人的不解,用了一生最大的倔强,不回头地来到这里。

 

踏上这个城市的那一刻,南方四月的天气,让人感觉到春天的气息。顾惜在心里说:“安卓,我来了!我给了你三年,现在,我再给自己三年!

 

 

 

不曾想,真的会遇到安卓。

 

是世界真的很小,还是所谓的缘分,又或者是安卓始终欠着顾惜一个答案?总之,在那个骄阳似火的七月,顾惜真的在车水马龙的街头,看到了安卓。

 

 

 

安卓的怀里是粉嘟嘟的小宝贝,安卓的身边是美丽时尚的女子,安卓的眼睛里是快要溢出来的幸福。那双盛满幸福的眼睛在看到顾惜的那一霎那,有瞬间的失神,是否还有一丝的慌乱,顾惜不确定。

 

顾惜在那极其混乱的情绪中,微笑着说:“嗨!安卓,好巧!我是顾惜,还记得吗?”

 

“哦,当然,顾惜,你也在这里哦!”安卓也很快回过神,平静地像是遇到多年不见的一个不算熟的朋友一般。

 

顾惜的心像是被锐器划过,痛得快要晕倒。可是她还是很镇定地夸了安卓的孩子可爱,并在安卓给她和他妻子彼此介绍后,很礼貌地和那个女子握手微笑,然后在分手时和安卓交换了手机号码。

 

顾惜不知道,原来自己可以这么坚强。

 

 

 

一周后,安卓打来电话,问是否可以一起喝杯茶。顾惜想也没想就答应了,顾惜想,也许自己一直在盼着这一天吧。

 

午后的茶室,安静。安卓和顾惜对面坐着。

 

安卓开始讲述分别以来的一切。他的拼搏,他的挫折,他的努力,他的一点一滴的成功;他的爱人,他的儿子,他的家庭,他的幸福;他的以前,他的现在,他的事业,他的目标。。。。。一件件,一桩桩,和顾惜毫无关系。他绝口不提他们的爱情,绝口不提他们的承诺,绝口不提他们的梦想。

 

三年前,顾惜问安卓的梦想是什么。安卓说:“有一份喜欢的工作,和一个好女子相爱,和自己的孩子疯玩。”然后安卓又问顾惜的梦想是什么。顾惜说:“我的梦想有很多,但现在,我的梦想是,做你梦想里的那个好女子!”安卓大笑着说:“傻瓜,那你的梦想已经实现了呢!”

 

而如今呢?顾惜看着安卓,依稀仿佛,看到自己一点一点走出他的梦想。

 

顾惜不关心安卓说的那些。她抬起头,微笑着打断安卓的滔滔不绝:“安卓,你的梦想终于实现了,恭喜你!”

 

“梦想?什么梦想?”安卓不解地问。

 

“哦。。。。。没什么!”顾惜垂下眼去喝茶,好苦的茶,不过,越苦越解暑吧。

 

安卓似乎想起了什么,低声说:“顾惜。。。。对不起,我知道。。。。我不知道该怎么说,总之,真的对不起!”

 

顾惜深呼吸,然后对安卓笑,很深很甜的笑:“对不起什么哦,我很好啊!只是。。。。安卓,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呢?”

 

“什么?你说,能帮我一定帮!”安卓毫不犹豫地说。

 

“我今年四月刚刚应聘到这家公司,签了三年的合同。”顾惜盯着安卓的眼睛,柔声地问:“可是我在这里,没有朋友,没有亲人,真的好孤单。。。。。。安卓,你能不能陪我。。。三年?”

 

“啊?!。。。。这。。。。”安卓有点不知所措。

 

“不可以吗?我。。。。知道自己过分了!”顾惜低低地说。

 

“不,不是。。。。好,我陪你!”安卓急忙说道。

 

  


 

顾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,她只是好不舍得。这个男人,他没什么特别优秀的,甚至还背叛了他们的爱情,伤害了她一心一意的真情,她应该恨他的。可是,她做不到。她那么那么地爱他,从最初到如今,每时每刻,从没停止过。这爱,就仿佛在她的血液里,在她的每个细胞里。她看着他,那张脸,一点没变,和三年前一样干净,只是比三年前更成熟了些;那双眼睛,和三年前一样清澈,却又多了几分锐利和柔情。她舍不得,舍不得就这样走出他的梦想,舍不得自己的梦想就这么没了。她想,三年也好的,三年足以给自己一个交代了吧。

 

于是,顾惜成了她自己最不齿的“第三者”、别人的“情人”。

 

其实,顾惜知道安卓还是爱她的,只是,他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林荫道上的安卓了。

 

安卓常常在顾惜面前提起他的生活,工作,妻子,儿子。说,儿子很可爱,让他觉得很幸福;说,妻子很情绪化,让他无所适从;说,工作压力很大,他好累。。。。。。顾惜总是静静听,浅浅笑。她知道,这些快乐或不快乐,幸福或烦恼,都与她无关。安卓他只是想要倾诉,那她就让他倾诉,除此,她亦无能为力。

 

 


顾惜二十九岁生日那天,安卓特意请假陪她,整整一天。

 

   二十九岁,对一个女子来说,是个很敏感的年龄,这是二十几岁里的最后一年,过了这一年,就将跨入三十,将是人生的另一个阶段。所以,顾惜并不是很想过这个生日,但是安卓那么热心,她不忍心让他扫兴,反正过不过生日都无所谓,她只要能和安卓能在一起就好。

 

     他们一起买菜做饭,一起切蛋糕,顾惜许了愿。然后一起吃饭,还喝了一点啤酒。然后再一起手牵手逛街,一起看电影,一起依偎在街边的长椅休息,一起说了好多好多的话。。。。好像要把这一天过成一生一般。

 

     回来时,已经十一点多了,安卓的车到了小区门口便停了下来。

 

     安卓拉过顾惜的手,握着,很久,问:“今天开心吗?”顾惜狠狠点头,甜甜地笑,却有眼泪掉下来。安卓不自觉也红了眼睛,轻轻拉顾惜入怀,说:“傻瓜,开心怎么还掉眼泪呢?”顾惜轻轻挣脱安卓的怀抱,笑着说:“我是高兴得啊!。。。。好了,你早点回去吧,路上小心点!”

 

     关上车门,看着安卓的车一点点消失在夜色中,顾惜突然觉得好累,仿佛这一天的快乐和幸福是梦境一般,遥远又不真实。有风吹来,四月的夜,凉如水,顾惜不禁打了个寒噤。抬头,夜空被路灯映成淡淡的橘色,有淡淡的月亮,却连星星都看不到一颗。如此冷清的夜空,如此孤寂的月亮。。。。。顾惜叹了口气,抱紧胳膊,快步走进小区。

 

     顾惜住的小区是个老小区,离闹市区远,有点偏。很多人嫌它太过冷清,顾惜倒是独独喜欢它的清净。再加上离顾惜公司近,于是当初毫不犹豫地租下了,一住就是两年了。

 

     顾惜住的房子,一室一厅,有单独的厨卫,很干净,顾惜很喜欢。开了门,顾惜没有开灯,径直走到小客厅的沙发上坐下。沙发旁的窗户没有拉上窗帘,有月光照进来,安静又迷人。窗下的小几上铺着蓝白格子的桌布,上面摆着一盆吊兰,长得很好,有嫩绿的叶子,月光下,如玉般温润。

 

这吊兰是安卓拿过来的,是他亲手栽的。每次安卓过来,都惊叹:“这吊兰在你这怎么就长得这么好呢?我家里的都快枯死了!”顾惜说:“因为我这里的风水好啊!”安卓就会哈哈笑着来捏她鼻子,揉她头发,然后把脸埋在她的长发里,深深嗅着,说:“嗯,风水是好呢,不但养花,还养人呢,我家的小傻瓜是越来越好看了呢!”

 

安卓不知道,这兰花长得好,是因为顾惜每日每日地细心照料,如同对待心爱的孩子一般。安卓更加不知道,只要是和他有关的,哪怕是一张一起逛超市的收银条,顾惜都会像宝贝似的珍藏着。

 

 

 


想到安卓,顾惜的心有开始微微地疼。这种疼很奇怪,一扯一扯的,从心房传递到身体的各个部位,直到四肢,很轻,却有种要窒息的感觉。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体会,体会过的人不会忘记。顾惜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起,每次想念安卓的时候,心里总会有这种微微的疼痛感。看小说,看电视,看到别人的爱情,快乐的,悲伤的,幸福的,痛苦的。。。。所有与爱情有关的文字,都会让她想起安卓和自己,然后就会有浓浓的,不知该怎么表达的思念,伴着说不清的疼痛和心酸。

 

 

 

洗漱完毕,上床,在靠门的一侧躺下。顾惜一个人睡的时候,总是喜欢睡着这一侧,因为安卓在的时候都是睡这一侧的。那枕头上,被角上,有着安卓的味道,淡淡的香皂味混着似有若无的烟草味,很好闻。顾惜深深嗅着,然后轻轻说:“晚安!安卓!”

 

 

 

第二天,安卓在电话里问顾惜,切蛋糕时许的什么愿。她想了想,笑着说:“希望自己在三十岁的生日之前嫁出去。”

 

安卓在那头沉默,长长的沉默。顾惜没说话,她知道安卓在心酸,她知道,两年多的相处,安卓比当初相遇时更加深爱自己。这是她当初要求他陪她时,所没有想到的。她也问过自己,如果知道会是这样,她还会不会一如既往地这么决定?自己为爱痴狂就够了,何必再搭上安卓?

 

有些时候,我们不知道自己要什么,有些时候,我们知道自己要什么,却又总是下不了决心去争取。顾惜想,如果说,平平淡淡过一生是幸福,那么一次把自己燃烧成灰烬,难道就不是幸福了吗?多少人标榜爱情,可是真正有几个敢为了爱情,痴狂到底?

 

 

 

最近妈妈越来越频繁地催促,顾惜明白,自己已经不小了,已经没有理由推脱了。妈妈已经下了最后通牒,要求她马上回家,相亲,结婚。

 

顾惜决定要回去了。三年未满,但是,已经够了。

 

 

 

顾惜跟安卓说,妈妈病了,她要回家一趟。安卓没说什么,只是一个劲抽烟,眼眶红红的。顾惜心疼得眼泪要掉,她伸出手臂,紧紧地搂住他,言不由衷地说:“我很快就回来!三年还没到呢!”安卓摁灭烟头,用手揉了揉眼睛,强笑着说:“嗯,路上小心!”。

 

 

 

除了到家那天给安卓报了个平安,顾惜就再也没有主动打过电话。安卓也没打来过,只是会发信息过来,一个一个又一个:“傻瓜,一切都好吗?”“傻瓜,什么时候回来?”“傻瓜,我喝醉了。。。”“傻瓜,我失眠了。。。。”“傻瓜,想你。。。。”“傻瓜,傻瓜,傻瓜。。。。”顾惜每次都不回,看过一遍又一遍,每次想要删掉都舍不得,最后还是保留了下来。

 

 

 

顾惜回到家那天,便开始马不停蹄地相亲,一周下来就见了快十个,看来妈妈真的是急了

 

妈妈问可有中意的,顾惜说随便,妈妈就火了。为了不让妈妈生气,顾惜便认真地看了看那几个人的照片,然后指着其中一个说,这个挺好的。妈妈便笑了,说:“嗯,我女儿真有眼光呢,这个可是年轻有为呢!”

 

顾惜倒不在乎什么年轻有为,只是,那个人,有着和安卓一样的清澈的眼睛,有着和安卓一样干净的脸。

 

 

 

对方也对顾惜很满意,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,于是便商量着结婚。

 

就在一切很顺利的时候,顾惜突然反悔了。她坚决不同意结婚,却又不说理由。不管爸爸妈妈怎么逼迫,威胁,痛骂,哀求。不管别人怎么不解,猜测,议论,指点。她用了比两年前更坚决的倔强,最后,她又胜利了。

 

 

 

顾惜也以为可以在三十岁生日之前嫁掉,和不喜欢但也不讨厌的人,安安静静,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,那样的生活应该还是可以向往的吧。

 

可是,她也没想到,她二十九岁生日那天许的愿,会真的实现。她没有告诉安卓,她那天在心里许的愿,其实是:希望自己可以拥有一个叫顾安安的孩子!

 

是的,她有了顾安安。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,他(她)都叫顾安安。顾安安会有安卓那样清澈的眼睛,顾安安会叫她妈妈。等到顾安安长大了,有了心爱的人,她会告诉他(她),两情若是久长时,一定要朝朝暮暮地相守。


 

注:本故事纯属虚构,请别对号入座!!!


举报 | 1楼 回复